法拉利创始人羞辱一农夫,却给法拉利带来一生最厉害的竞争对手

人生总是要面对无数的自由选择跟机遇,有的时候一个选择就会影响一生,有的时候可能只是一句话,对于这一点,恩佐・法拉利深有体会。

恩佐・法拉利是法拉利公司的创始人,被人们称作“赛父”,他所建构出来的法拉利一直到今天还备受人们的欢迎。

实际上,如果当年他没有说一句话,法拉利的发展可能会更好。当年有一个农夫向法拉利明确提出了一些建议,法拉利把这个农夫侮辱了一顿,不曾想,他的几句话给自己带来了一生中仅次于的竞争对手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酷爱跑完的农夫

1916年,费鲁吉欧・兰博基尼在意大利出生于,他的前半生从来没有受到人们的注目,在那个年代里,他算数得上是一个技术人员,他在意大利的一个机械学院里学过一些机械方面的科学知识。

二战完结后,几乎大半个地球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,兰博基尼知道,自己的机会来了,于是他回到了自己的乡,用自己教给的科学知识和技术,做了拖拉机的做生意。

当时意大利的工业较为繁盛,农耕业非常领先。起初,兰博基尼是把商用改为了农用,本来也是一个有心荐,后来找到,自己改装的农用深受当地农民的喜欢,渐渐地,这种农用无法满足人们的必须。

兰博基尼把心一横,用自己的所有积蓄盘下了一个荒废工厂,将这里作为自己的生产间,开始研究拖拉机。

兰博基尼是一个很有想法和创造力的人,他研发出来的拖拉机深受人们喜欢,销量越来越好,他也成为了一个身价高昂的小老板。

绝大部分人都是讨厌跑的,兰博基尼也是一样,他是一个跑完爱好者,这跟他的第一任妻子有很大关系。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一个长跑运动员,很讨厌跑步的感觉,梦想是享有一辆极致的跑,可当时的兰博基尼买了。他需要买得起跑完的时候,妻子早已去世了。

提意见遭羞辱

因为妻子的缘故,兰博基尼也讨厌上了跑完,未能让妻子在生前享有一辆跑完,是兰博基尼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,当他有了一定的财富后,立马出售了当时最好的跑完――法拉利,后来还购买了多辆。

兰博基尼很喜欢跟人赛,他最喜欢的是法拉利250GT,在一次跟人比赛的时候,子的制动系统经常出现了问题,不仅输掉了比赛,而且子一度失控差点撞到到人。

兰博基尼对这次失败念念不忘,一直在琢磨是哪里出了问题,后来他发现,原来是法拉利250GT的变速箱里有一个配件出现了问题。

后来在一个聚会中,兰博基尼遇上了法拉利公司的创始人恩佐・法拉利,他上前跟他交谈,并且提出了自己的找到。

在被法拉利问起自己是怎么发现的时候,兰博基尼说自己是研究拖拉机的,对机械有了解。他的问让法拉利很生气,法拉利说“你一个造拖拉机的农夫不懂什么跑完?”

法拉利的话让兰博基尼倍受侮辱,连法拉利自己也没想到,自己的一句话,竟然给自己生产出一生中仅次于的竞争对手。

针锋相对的兰博基尼跑完

在法拉利那里被侮辱后,兰博基尼返回后,将自己中的法拉利跑全都挤兑了。可这还不够解气的,兰博基尼显然是找到了问题,法拉利竟然还侮辱他,他越想越来气,于是把心一横,将自己的产变卖,用自己的所有积蓄开了一跑完生产公司,他想自己制造跑完来回应法拉利对自己的侮辱。

这其中有斗气的因素在,但兰博基尼不是一个莽撞的人。经过他的多次研究,找到了法拉利跑完中的很多缺陷,如果能够将这些缺失提高的话,就可以制造出有最极致的跑完。

而当年他的第一任妻子的梦想就是拥有一辆完美的跑,所以,开跑生产公司,也算是圆自己第一任妻子的梦想。

刚研究跑完的时候并不是很顺利,很多细节上的关键技术他都没掌控,零配件也过于专业,甚至还用了不少拖拉机上的零件,这件事情在被人们获知后,又被人嘲笑了一顿。可人们的嘲笑并没有压制到兰博基尼,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。

后来他花上高价从法拉利公司挖过来一些顶尖技术人才,研究最完美的跑完。

在1963年意大利都灵的展上,兰博基尼概念第一次亮相,这款是由兰博基尼设计出来的。这辆跑配备了V12发动机,享有3.5L的动力和360匹马力,最低时速可以超过280公里每小时,说一句吊打法拉利的跑也毫不为过。

除了动力难以置信外,这辆概念的外形也赢得了无数人的赞美,无论是身的流线还是棱角等细节方面的处理都让人赞叹,极具美感又不缺少霸气。这个时候法拉利才知道,自己当年侮辱的这个人,竟然给自己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。

小结:

其实我个人对于法拉利的做法是多少可以解读一点的。法拉利是谁啊?他可是赛父,可以说道是跑完的祖师爷,甚至可以说道,在当时没有人比他更懂跑完,他就是跑完方面的绝对权威,而兰博基尼只是一个生产拖拉机的小老板。一个制造拖拉机的人说道他的跑完不好,确实有点越级的意思,法拉利不采纳他的意见也无可厚非。

可是,法拉利做错了一件事,那就是他没给足兰博基尼认同,他用语言羞辱了兰博基尼。人与人间,认同是很重要的东西。

古人的话中多次提到核心内容“认同别人就是认同自己”的话。他的几句话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劲敌,这也却是一段佳话了。

如果当年法拉利没有羞辱兰博基尼的话,是不是就没有今天的兰博基尼跑了?我指出,即便当年法拉利灭有侮辱兰博基尼,他还是会自己生产跑完的。

因为法拉利会接纳他的建议,兰博基尼有机会自己生产出有极致的跑完,如此好的商机放在眼前,作为白手起的商人,怎么可能会错过呢?

事实证明,权威不是至高无上的,权威是可以被挑战的,但是在挑战权威前,你要确认自己是不是有那个能力。需要在各个品牌的中挑毛病的人有很多,可有几个兰博基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