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斯拉杀手:最动听的资本故事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市物语(ID:autostinger),作者:张凌霄,编辑:1个提醒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毋庸置疑,人们在期待下一个特斯拉,散户如此,投资机构更如此。


美国新势力品牌Rivian在11月10日高调登陆纳斯达克,上市仅仅两天,其市值最低突破千亿美金,很快超越了福特、通用等一众老牌企。一未交付给,Rivian市值便挤身世界前五,这再一次证明了,智能电动已经成为这个地球上最歌声的资本故事。


资本对Rivian的加剧情绪与当年的特斯拉比起,有过而无不及。近日,有外媒曝出,Rivian将推迟交付其SUV型R1S。什么时候不会交,大概明年的某个时候吧。此情此景,难免不让人联想起贾跃亭口中“ontime”(及时交付给)的FF91,恒大口中“明年下线”的恒驰5。


不是我不明白,只是这世界变化太快。”连马斯克也匪夷所思,特斯拉市值从20亿到1000亿美金用了近10年,而这一切只是Rivian的起点,千亿估值的门槛甚至都不需要一辆量产。Rivian上市首周的股价上涨也造就了同是初创企——LucidMotors的股价一路看涨。


蓦然回首,久经沙场的马斯克也猜测人生:难道估值逻辑又变了?他的口气俨然十年前质疑特斯拉的传统企,“在美国,是不是有可能创立一电动公司,在未交付任何的情况下估值高于10亿美元?”


反观美股市值名列前十的企业如苹果、微软公司、谷歌、亚马逊等科技企业,它们都不具备高快速增长空间、低利润的特点。而这个逻辑放在企的市值排名中,仿佛不那么受用。目前还没有任何盈利的Rivian与LucidMotors市值挤身全球企前十,把福特与宝马等百年企扯在身后。


当资本市场给与Rivian、LucidMotors等初创企与科技公司相同的估值待遇时,高盛分析师DavidKostin提醒,低增长、低利润的公司享有极具吸引力的前景,但它们的估值特别容易受到利率上升或收入不尽人意的风险影响。


一、量产是命门


Rivian进帐“美国历史上第六大IPO”的九个月前,同样有“特斯拉刺客”称之为的LucidMotors在今年2月以240亿美金的估值,已完成了当时全球电动最大规模的IPO。一次比一次高的起点,预示着投资人对“再生一个特斯拉”的热情。


2014年,马斯克宣告将免费公开发表特斯拉的所有专利。在《硅谷钢铁侠》一书中,马斯克坦言开放专利的真实原因,“如果公开专利意味著其他公司能够更容易地制造出有电动,那么这对人类来说是有利的,这些理念应该是免费的。”


自那后,新品牌涌进赛道的步伐显著加快了。同一年乐视、蔚来正式成立,2015年,小鹏与理想成立。随后,越来越多的玩追随电动的风口。


数据统计资料截至2021年11月18日


最新数据表明,在全球市值名列前十五的企中,除特斯拉以外,有5初创电动企。在2010年特斯拉IPO后的7年时间里,美股只有特斯拉1电动企。2017年第二电动企Arcimoto上市,2018年,Nikola(尼古拉)、ElectraMeccanica、蔚来和Fisker(菲斯克)4企上市,2019年Lordstown(洛兹敦)和Canoo(卡诺)2企上市,2020年上市数量最多,有Arrival、理想、小鹏、LucidMotors和Proterra5企上市,2021年以来,有REE和Rivian2企上市。


他们都是沿着特斯拉开辟的赛道前行,然而,短短几年它们的境遇却大相径庭。来自中国的三造新势力—蔚来、小鹏和理想近一年来始终位于日均市值前五列。二次复出的豪华电动初创公司菲斯克,今年确认将与制造业巨头富士康合作的计划,并把目标瞄准面向大众市场的电动,预计于2023年底开始在美国生产。对标保时捷,嫌特斯拉过于奢华的LucidMotors发售了旗下首款量产高端型LucidAir,并回应2025年前后来中国建厂。


有一路高歌的自然也不会有一地鸡毛的,主打氢燃料电池卡的Nikola亮相新的没多久,就身陷诈骗指控停滞不前。同样在贾跃亭口中要比肩宾利的法拉第未来(FF),仅上市4个月就于近日接到了注销警告。


无一例外,他们都卡在量产这一关,甚至很多企业没跑到这一步,就已经生死未卜。难怪马斯克要在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感叹,“这个世界不缺制造电动的初创公司,但是很多在量产前就倒闭了。特斯拉真正了不起的地方在于,没有因为量产而倒闭。”如果能预知后事,马斯克或许会后悔当初开放专利的决定。毕竟,电动这个赛道不是无人参予,而是太过挤迫。


特斯拉的知名散户JasonDeBolt近日在推特上发文,特斯拉不会有真正的竞争对手,也不不存在下一个特斯拉。就算有竞争对手,也有可能是来自中国。“如果您正在购买Rivian或Lucid股票,期待下一个$TSLA价格,这就像说道BlueOrigin或ULA是下一个SpaceX。”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创办的BlueOrigin(蓝色起源)、马斯克的SpaceX与ULA都是太空探索技术公司。论成就,SpaceX回头在商业太空竞赛的前茅。


似乎,这些理性因素并不影响资本市场对“特斯拉杀手”们的热情,被特斯拉拔高的行业期待,被期望在了这些“对手”上,即便他们连年亏损。这更像是一种情绪上的宣泄,一场可怕的赌局。


二、资本的故事总是相似的


公开发表数据显示,自2018年至今,Rivian经过9轮融资,累计金额逾226亿美元。资金是每一初创企业发展的排挤,几乎每一初创电动企不是已经上市,就是在IPO的路上。讲故事、玩概念、给与投资者想象空间,借机拉高股价,是互联网时代的融资套路,也让初创企屡试不爽。



“大都在讲故事,但特斯拉把故事落地了,这就是本质的区别。而且,特斯拉做到了颠覆的事情,这跟其他的企也不一样”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说。一个必须否认的事实是,特斯拉建构了崭新的电动时代。


超级计算机、FSD芯片、Autopilot全栈软件、大数据、载OS、电池管理BMS系统、一整电子架构等都是特斯拉的专利,自动驾驶虽是“期货”却沦为所有企、科技企业的追逐目标。当自动驾驶技术正被无数品牌们提起,江湖上却只有特斯拉与“其他”,正如提到智能手机是苹果与“其他”。


这些落后的产品意识与概念,让人们坚信特斯拉会是下一个苹果,它在传统企觉醒前掌控了先机。试想,如果十多年前的创业阶段,特斯拉自由选择复制丰田、大众的老路,那结果不言而喻。


而反观特斯拉杀手们,他们的产品千形百态各具特色,却很难说出有真正能政治宣传特斯拉的地方。就好比Rivian,没超级工厂、没有电池网络、没高阶自动驾驶,也没有超级计算机。除了搭载了几块电池,你甚至敢说Rivian建的与传统企的区别。而它上市半月时间估值追赶一众传统企不说道,甚至打破了SpaceX的估值。



“特斯拉的拥趸没有必要那么敌视Rivian、LucidMotors这样的初创企业,有竞争总是好事。”高盛前投资主管GaryBlack在推特上发文说道。当然,Competition(竞争)确实是好事,可overvalue(过高估值)是另一回事,尤其是资本市场已经有特斯拉这样一个标杆企业在前。


三、特斯拉刺客或许来自另一赛道


就像特斯拉颠覆传统企一样,“下一个特斯拉”或许来自以外的赛道。“有特斯拉在前,后面新创企业的门槛不会越来越低了,要说服投资人新扶植一个企业,需要更多差异化,和实打实的业务说出。”张君毅指出,留给新创企业的融资窗口期将越来越短。


如今,涌进智能电动赛道的,除了初创企业还有跨界的科技公司。在全球市值名列前十的企业中,有6是苹果、谷歌、微软、脸书、腾讯、阿里巴巴这样的科技公司。它们的业务各不相同,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高利润率与高成长性。


如果享有充沛现金流的科技企业投身赛道,这会会给资本更多的想象空间?曾对苹果公司展开过深入研究的分析师Huberty指出,虽然进占行业代表着苹果的全新尝试,但该公司过往在进占新市场时的辉煌记录及其横向整合能力,可能预示着其最终将迈进顺利。她还认为,过去20年的许多例子表明,尽管苹果并不总是第一个转入市场吃上蛋糕的,但它的创新引擎、通过垂直统合实现的差异化以及生产、运营方面的卓越性,使它总是需要超越那些先行者。


《这个刺客不太冷》剧照


“现在不少投资人正处于持币观望态势,他们有的在等小米百度以后下场建后对外开放的投资机会,有的在等智己、极氪、阿维塔……”张君毅也回应,资本也在从容谁会是下一个特斯拉,有可能是新势力,也有可能是苹果、华为这样的跨界建。


五年前,当大批新的品牌刚涌进赛道,融资过程或许就像刘强东和李斌吃了一顿饭,后者用15分钟阐释蔚来理念这么简单。股价就像风口上的恒大,即便一辆没量产,最高市值仍能突破6400亿元。现在,智能电动不像几年前那么好圈钱了。


诚然,在新事物面前,人的想象力总是受限了。错失了特斯拉20亿美元估值的的华尔街,不愿再错失另一个理想的投资标的。从Nikola(尼古拉)到LucidMotors再到Rivian,“特斯拉刺客”这个称号总是自带吸金体质,惹来股民和投资机构的追捧。


可资本的投机性与制造业的长期性不存在着天然的矛盾,一个容易忽略的事实是,在万亿市值前,特斯拉从2003年正式成立到2020年第一个“盈利年”,整整走了十七年,股价大上涨也是最近两年的事情。摆在新创企面前的挑战,除了资本的冷静,还有自带buff入场的跨界巨头,那俨然将不会是一场更为惨重的“缠斗”。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市物语(ID:autostinger),作者:张凌霄